有人竟然這樣閱讀福柯

看到以下這段文字有點驚訝:

「而在福柯的意义上,加入了反抗,便加入了统治的游戏。在八十年代关于知识分子独立品格的讨论中,反抗始终是独立品格的潜台词。对我个人说来,我从福柯的启示中,学会了拒绝游戏。拒绝加人统治一压迫/反抗的游戏,而这类行为本身便可能成为消解统治游戏的姿态。当然,这也词时意味着你作为一个有机知识分子的意义受到损害。这又是一个困境,一个两难。在这两难之中,我仍选择拒绝游戏。 … … 我所谓拒绝,是拒绝以你的方式进人游戏。或者说是拒绝你的游.戏。我有自己的游戏和自己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说,我是一个人文知识分子,我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我写作、发表自己的文章,讲课、讲演。这是我的行为方式。我坚持我的社会批判立场,坦率的说,在我行为和思考方式中包合颠覆性的力量。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反叛者或抗议者;而是去揭示、拆解权力游戏的秘密与压抑的机制。 」(全文

有人竟然這樣閱讀福柯,也許,她不知道福柯也組織過「監獄訊息小組」,參與過示威抗議,更不知有無政府主義者運用福柯的理論。有空要寫一下福柯的政治,以及由他的理論所引伸出來的政治實踐可能。

不過,部份當代中國知識份子如此接受福柯,還可以自稱「批判」,亦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

照片來源:Muli Koppel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有人竟然這樣閱讀福柯

  1. 呃,我不該先連結那篇文章的,看到是戴錦華,我知道自己的立場肯定要偏向她。

    這種提法其實並不像你說得那麼可疑,特別在性史首卷裡,雙螺旋的論述概念表述的相當明白。從知識考古學以來,論述的「對抗」作為延展「分枝」也已經言明。固然一定程度的政治實踐並非不可能,但個人修養作為一種傅柯作品的延展詮釋,我認為是同樣可理解的。

  2. 先不說個人修養是否政治實踐(以後可以慢慢討論),事實上,這位中國知識份子似乎並無意循此徑發展,抓緊”批判”的知識份子位置,卻是她老人家的鍾愛.

    細閱戴錦華其言其行,當可知矣.是否要偏向她,倒是閣下的喜好,我也無意干涉,更與這裡的討論無關,不過,她還缺粉絲麼?

  3. 就是粉絲不缺,才會此文一出就有粉絲來挑釁吧。呵呵。

    我不急著把個人修養納入政治實踐,如同我並不急著把政治實踐訂出固定的綱領言說範圍,也不在意是否批判位置必須處於體制╱結構詮釋的知識傳統之內。我對這篇文章的理解,與您在回應裡演示出對我的理解,同樣將傅柯定於一端,這原非我所理解傅柯的本意。
    且說對於sexuality的雙螺旋權力觀,傅柯對於抵抗的看法,收束在對知識的考察方法之內,這樣的詮釋方法就我看來,實在是已經處理了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行動者們的位置,若說戴錦華的說法是忽視了一切的實踐行動或綱領,不免把傅柯的書寫也扯進來了,難以區辨您所面對的是戴錦華,或是戴錦華與傅柯的陣線。

    不過,請勿讓我壞了您繼續發展實踐論述的想法。事實上,傅柯同樣認為制定行動綱領是重要的工作,只是看不出如何由他自己的理論直接演繹罷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