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得離譜的陳佐洱

陳佐洱一出聲,全城哽耳,不分泛民建制。

陳先生退而不休,仿如有甚麼任務有身,總是說個不停,可惜愈說愈錯。鄧小平當年抽取毛主席講過的「實事求事」,可惜,像陳佐洱這種中共官僚最不「實事求事」,把不同性質問題混為一談。為了打擊香港的異議,把政治衝突硬說成阻礙香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其實,先不論兩者是否有關係,單單是香港經濟發展好壞的判斷上,也沒有多少根據。以一個早已是發達資本主義經濟體的城市來說,每年GDP有2-3%,算不錯了。當然,陳佐洱用新加坡來比,香港GDP的增長為何不及新加坡?這算是合理的比較,起碼是個可討論的話題。但他接著把香港與澳門比較,便顯得不倫不類了。

陳佐洱沒有說,澳門的GDP基數比香港低得多,一下子大量外資賭場引入,增長當然爆升。澳門自1966年以來政治相當「和諧」,但在2000年代初賭權開放以前,經濟卻不見高速增長。澳門去年破天荒有兩萬人「反離補」,難道陳佐洱又認為是近日經濟下滑的成因?

而且,經濟增長不一定是好事。陳佐洱除了提及澳門,也講內地城市。內地城市的GDP增長的確高速,可是,這種高速模式是否我們(甚至包括北京政府)樂見的呢?有大陸學者統計,全國新城區規模人口達34億,可以住2.5個中國以上!誰也知道,中國城市的GDP是靠大量基建投資撐起來的,基建背後則是國有銀行放水,放水及基建的膨脹造成債務與浪費。如果香港像內地城市一樣,只靠長官意志,沒有起碼的立法會、媒體及市民監察,我們的確GDP會高一些,例如,高鐵超支不會成為問題,不管要追加100億還是1000億,反正也會有人會埋單,市民也無從反對。

陳佐洱更錯的是,把這些問題歸結為兩個內因:「去中國化」與「沒有去殖化」,顯得莫名奇妙。

陳佐洱推崇的新加坡,不單是個獨立國家,並不屬中國的「一國」,而且她的統治階層是海峽華人,是最「去中國化」的亞洲華人,不少人甚至只說英語。如果經濟發展與是否「去中國化」真的有關係,那麼,新加坡恰好是個反例。至於澳門,把賭權開放給美國人是整個澳過去十多年來發展的主因,這又算是哪門子的「去中國化」?還是中共主導下的美國化?

香港的確有人嘴巴說說「去中國化」,到底具體政策、制度及行動所指的是甚麼?我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倒是陳佐洱自己好像很清楚,他甚至追源溯始地說,老殖民者1980年代在香港搞「去中國化」,現在有人老調重彈。對不起,又是錯。馬傑偉曾在英文著作中用「去中國化」一詞,指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的香港社會文化趨勢。但是,他並不認為這是殖民者的計謀,所謂「去中國化」是因緣際遇下的結果,即在文化及社會層面上,香港成為一個呂大樂所言「自成一體」的社會。而當年嘗管港澳事務的官員跟彭定康等港英官員對罵過,但我從來沒有聽過北京官員批英國人「去中國化」。

我倒是記得,北京官員最恨的,就是英國改變原有的香港殖民制度,例如彭定康的政改方案,而北京政府最愛的,是1990年代以前的香港殖民制度,包括到現在還存在的功能組別。現在來跟我們說要去殖化?太搞笑吧!

同時,陳佐洱還沒有說,1980年代末,香港已發生「再中國化」(re-sinicization)了。一方面,官方及媒體為配合回歸,加強了中港一家的民族主義宣傳,例如張明敏等的愛國歌曲,90年代賑災中的「血濃於水」;另一方面,100萬人上街聲援北京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亦令全城民族情感史無前例地高漲。當然,陳佐洱不會承認後者這種反共的愛國主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