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法國不再革命時… …

去年,因為寫一篇關於中國大陸新左的文章,所以遇到Donald Sassoon的One Hundred Years of Socialism一書(差不多一千頁!),他的觀點與選取引起我興趣。簡單來說,他要寫的是社會主義不(武裝)革命的歷史,我直觀上認為,這對香港溫和左翼很有幫助。我只看了書的開首兩章,這裡先談一些片段。

書以1889年法國大革命一百周年作始,法國革命過了一百年後的光景與氣氛,其實一點也不革命。例如,法國國慶日的意義是甚麼?事隔了92年,法國國民議會才定下七月十四日攻陷巴士底監獄那一天為國慶日,原因是議會內的保皇派及保守派很多,他們對革命與共和國並沒有好感,對1793年6月2日第一共和的雅各賓派十分反感,令他們馬上聯想起恐怖統治。共和派當然也不太想定1789年5月5日為國慶日,那天是路易十六在凡爾賽召開三級議會,好像皇恩浩蕩似的。結果,大家都勉強同意或不太反對,讓攻陷巴士底的一天--有點革命味道但革命內容不清楚的事件--成為國慶日,廣為人知又有點英雄氣慨的事件頓成法國國慶日。

整個法國當時並不是革命高潮期,第三共和國只有不到二十年,1871年的巴黎公社被鎮壓後,左派不是出走便是分裂。而且,當時圍繞法國的鄰國都是帝制國家。法國的國慶百周年重頭戲是世界博覽會(Exposition universelle),標誌性建築物是當時的展品巴黎艾菲爾鐵塔,並得以永久存放,從此,這個代表著工業文明、科技進步、現代性的建築成為巴黎以至法國標誌,而不是革命。

因此,趁著法國大革命一百周年來巴黎開會的社會主義者沒有很高調,並沒有很革命的主張,他們的主張是保護工人、保護兒童、性別平等,以至是普選權,一點也不激進,成為第二國際的綱領原型,這就是持續了一百年以上的歐洲社會主義傳統。簡單來說,就是懷有(或有時帶點懷疑)崇高的革命理想,批判資本主義,但卻切實進行日常及低調的鬥爭,包括在體制內,即議會民主、工會組織、政治教育等等。

Sassoon由1889年開始寫到1989年左右,共產主義國家陣營垮台,似乎既有對著列寧布爾什維克主義對話的意圖,亦有追索一個社會民主或民主社會主義傳統的企圖。左翼可以不單以革命時刻作為起點,也是可以在革命浪潮消退後的社會改革中起步。他的想法,有點像美國的Eli Zaretsky 重新界定美國左翼

(歐洲民主社會主義史之一)

參考資料
Sasson, Donald. 1997. Introduction, in One Hundred Years of Socialism. London: Fontana Press.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當法國不再革命時… …

  1. I blog quite often and I genuinely 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 Your article
    has really peaked my interest. I’m going to take a note of your website and keep checking for new information about once per week.
    I opted in for your RSS feed to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