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與議會民主的生死愛恨

Donald Sasson 認為,1917年之前(還是1914年之前?),即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沒有馬克思主義者會排除議會民主能成為社會主義過渡的政治形式的可能。但是,戰爭把一切改變。

在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不少歐洲社會主義者積極參選,進入各級議會參政。同時,透過立法保障工人,提升勞工福利。這樣的實踐是否革命,是否推動社會革命,其實並未成為社會主義陣營裡的爭議課題,反而是大家不太懷疑共識。相反,當時爭議的焦點是如何解釋及預測資本主義的去向,而且十分理論化。例如,伯恩斯坦與考茨基爭論資本主義是不是危機滿佈,是否有自我調節解決危機的能力。他們的唇槍舌劍,並不太涉及政實實踐的差異。列寧第一次批判考茨基也大概是1915年,即大量社會主義者及政黨支持他們的政府進行戰爭。

列寧似乎先在一戰中(大約是1914年)看到社會民主黨人與資產階級政黨妥協,支持帝國主義式的戰爭,放棄國際主義路線,也拋棄階級鬥爭與暴力革命的可能;於是,1915年布爾什維克決定建立第三國際,以至俄國革命成功建立。由這一點開始了對資產階級民主的批判,首先可能是1915年的小冊子《社會主義與戰爭》(Socialism and War),然後再在1917年的《國家與革命》(State and Revolution)以及1918年的《無產階級革命和叛徒考茨基》(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the Regenade Kautsky )中,詳述了他對資產階級民主的看法,即後來著名的「議會民主或民主共和制是資本主義最好的政治外殻」的說法,以及提出民主的階級屬性等等(見《國家與革命》)。

至於1914年前列寧的看法是否較接受議會民主呢?似乎還需要再多加引證,不過,大概時勢的確造就了思想及其轉變。例如,1913年,列寧在〈馬克思主義和改良主義〉中已在批評自由派資產階級的改良主義,因為,它同時限制工人階級的「意向和活動」,防止他們動搖統治階級的統治。但是,他也「承認爭取改良的鬥爭」,社會主義是不停地爭取改良,但卻同時支持任何超出改良主義的行動及綱領。

(歐洲民主社會主義史之二)

參考資料
Sasson, Donald. 1997. Introduction, in One Hundred Years of Socialism. London: Fontana Pres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