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有之鄉」與「重慶模式」:對一群「毛左」與「中左」的觀察

有留意中國大陸思想界及政界的朋友,當然會知道「烏有之鄉」這個毛左網站,甚至一些香港立場偏左的文章,例如批評中國勞工狀況或農民懲地問題等,只要不涉及直接批評中共的,也有機會被收入該網站。最近,隨著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原副市長王立軍被免職(3月15日),「烏有之鄉」被關閉了兩次(最近一次是4月6日),至今還無法回復正常運作,其他毛左網站也有類似遭遇。此事雖已獲得海外媒體相當的報導,可是,事件掀出國內「毛左」知識界與政治派系的關係,卻較少深入介紹,值得在這裡跟記下一筆。

「烏有之鄉」的內部矛盾

「烏有之鄉」被關後,國內外媒體出現了網站內部派系衝突的消息。在薄王事件發生後,最早有關報導應該是3月29日《時代周報》對「烏有之鄉」最期成員政法大學楊帆教授(他自稱是「創始人」)的訪問,文章開首便說:「我現在的目標就是要封掉烏有之鄉,把張宏良送進監獄」。可是,即日楊帆在自己的博客上否認曾這樣說,並對記者作出批評。無論是楊帆說謊,還是《時代周報》要借楊帆之名打擊毛左陣營,都說明了一個事實,有人要藉薄熙來倒台,打擊「烏有之鄉」,打擊也不只是關網站那樣簡單。

楊帆後來接受《法治周末》的採訪,這似乎比較接近他自己的公開說法。在訪問中,他訴說了自己跟毛左的關係,道出了「烏有之鄉」的思想背景。他認為,網站成立之前有9年的「思想鬥爭」是「烏有之鄉」的成立背景,他形容自己與社科院的左大培等是「非主流經濟學家」,與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派辯論。他們支持政府在改革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反對國有企業私有化,反對人民幣貶值,支持宏觀調控(他特別提及1994年支持朱鎔基)及扶植國家策略性產業。這裡說明了兩點,第一,楊帆把自己定位在類似政府智囊角色,或視自己的研究及意見的目的為直接影響政府政策,這在中國大陸很普遍,甚至是比較異見的自由派也會有這種位置與姿態;第二,楊帆自命為少數派,對抗官方的主流派觀點,抗衡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的資本主義發展市場改革,以及反對全盤擁抱全球化發展模式的想法。

楊帆所說的這段歴史,與「烏有之鄉」於2003年成立(不久之前還成立了書社)的關係如何?楊帆所說的「思想和人脈」具體如何促成網站,以至如何繼續影響,外人似乎不容易確定。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網站的創辦人韓德強,也是其中一位「非主流經濟學家」,大概便是楊帆的「思想和人脈」代表,他當年為人熟悉,正是因為他的文章及書討論中國入世面臨的問題與危機,是反對中國入世的學者。

楊帆進一步說,他們跟後來的毛左,或他所說的「極左」是不同的,他屬於「中左」,即沒有那些毛左那麼極端。楊說,兩者不同的地方有兩個,第一,他不贊同為文化大革命翻案,第二,他不贊成以階級鬥爭的理論來理解以至否定三十年改革。楊說,由2006年開始,由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張宏良所帶領「極左」派,漸漸取得了網站的領導權,令他自己被邊緣化了。

由2004年開始擔任「烏有之鄉」站長的范景剛則反駁,認為楊帆所說背離事實。他指出,楊帆不是甚麼創始人,只是其中一位成員。而且,也不存在奪權問題。他認為,張宏良之所以在近幾年受歡迎,是因為他文字淺白易懂,立場又切中時下關心的國家問題。更有趣的是,范景剛也來爭奪「中左」之名,他說,「烏有之鄉」早期有不少「極左」文章,主張要進行無產階級革命推翻現政權(他對「極左」的界定不同,也更特定),但是,自2006年後,這類文章被清理,2008年又整頓,這類「極左」文章不再出現,所以,「烏有之鄉」是「中左」。

分歧與重慶模式

要釐清他們的關係,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在所謂「中左」與「極左」裡造文章,也會流於各種理論標籤的分野。我以為,用薄熙來及所謂「重慶模式」來理解他們,可能可以幫助看出一些有趣的東西。

其實,這幾年,張宏良與楊帆均對「重慶模式」,而且都聚焦在薄熙來身上,他們似乎都想在這顆近年冒起的政治明星身上大造文章。說得難聽,是藉此幫助自己的名聲以至體制內的仕途,說得好聽,是希望體制多接受自己的改革(改良或革命)方案與政治路線。其實,可以理解為兩者兼有,因為,在現實中很難把這兩種企圖切開來看。

為簡單起見,不妨就以兩人作比較,看一下環繞著「烏有之鄉」的知識群體之間的張力。

張宏良在傳統學術圈中名氣不大,楊帆與韓德強都要比他有名氣;張宏良出版過的專著也很少,但卻透過「烏有之鄉」及當中的毛左圈中聲名大鵲,大談重慶模式,粉絲不少。楊帆在大陸學界相對有地位,出版過不少經濟學研究及分析,可是,他在互聯網上的名聲不及張,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去年跟重慶黨校教授蘇偉出版過《重慶模式》一書。

我閱讀過相關材料後,我會這樣看他們:楊帆嘗試把自己所謂「非主流」觀點,以及對「重慶模式」與薄熙來的表揚,更安穩地接合在官方理論之中,可以稱之為「軟著陸」。張宏良則是一個小宗派,多一點硬幹味道,或更具政治野心,似乎只有薄及其身邊的人能青雲直上,這個宗派才有可能獲得更大合法性(網上更有人說張想染指黨政幹部位置)。張以及他的同志可能跟黨內某些人關係緊密,但是,他們基本上在傳統體制之外,即黨的官方理論系統及學術體系之外,利用互聯網及民間空間(他們的紅色文化大講堂、講座、紀念毛澤東活動等等),既為薄熙來搖旗吶喊,也確立自身的理論,不過,他們的說法處處與北京當權派有較嚴重衝突。

楊帆與蘇偉論述「重慶模式」則不同,除了是用較為學術理論語言,來為重慶的公租房、地票制度、城鄉統籌、公有制主體等政策合理化外,他們在處理它與中國過去三十年改革的關係上,顯得相當小心翼翼。用他們的話來說,是「既有繼承,又有所不同、有所前進的一條路子」(頁11),換言之,他不否定這三十年所形成的所謂「效率模式」,不過,他們強調「重慶模式」代表的「民生模式」較能切合今天的問題。簡言之,他們嘗試不過於把爭論推上政治綱領,走一條「非意識形態鬥爭」的路線。同時,2011年初《重慶模式》出版之時或較早前,楊帆似乎已覺得自己的論述要與他眼中的「極左派」區別,他補充了不少他認為重慶不足的地方,例如強調民主法治要加強。同時,他也參與及主持了不少所謂「超越左右」的會議,例如,2011年12月23日有一個他主持的座談會,名稱為「用非意識形態方法看待重慶模式」,講者有張木生蕭功秦,前者近年鼓吹新民主主義,與體制內關係密切(例如劉源將軍),後者自稱「保守主義」,另一名講者甚至是著名異見自由派知識份子陳子明

可是,以張宏良為首的「烏有之鄉」(大概是近幾年的狀況)則採取「意識形態鬥爭」路線,派性也強。要理解他們如何把「重慶模式」扣連上他們的鬥爭路線,需要對他們毛左的理論有一個基本的了解。首先,張等人以一個小宗派形式示人,自稱是「毛派共產黨人」,對三十年改革視為「改革教」,是走資本主義道路,尤其是沿海地區(所謂「廣東模式」),在中央政府支持下,地方政府推動下,對廣大工人農民實行右派專政。他們這方面的政治經濟批判,與海外一些關心勞工的左翼人士可能分別不大。不過,有兩點是他們獨有的。第一,他們認為,共產黨的問題不在於其政治領導本身,而是意識形態領導被右翼把持,即所謂「中國政治領導地位與意識形態領導地位的歴史分離」。第二,這些右翼包含的有很多,包括支持市場改革與經濟全球化,提倡西式民主法治改革,否定文革反對毛澤東的,不管是經濟學家茅于軾還是退休老幹部李銳,通通視為「漢奸」或「帶路黨」(為帝國主義帶路入侵中國)。在2011年12月底,在「烏有之鄉」以及其他毛左網站,甚至有「評選”當代中國十大漢奸”」的活動,2012年2月左右,更有上書人大常委會,要求制定《反漢奸法》,參與的人相信也包括「烏有之鄉」的毛派(此亦為反對「極左」人士指為恢復文革的證據)。

而「重慶模式」在他們眼中是一個例外,其意義也很重要,因為,既然中共在改革中都走資了,為何還要擁護它?薄的「重慶模式」有別於走資派,說明了中國共產黨內部還有自我更新能力,能復興社會主義,也證明共產黨政治領導與意識形態領導的確有其差別,所以才能開出以「民生」為本,以社會財富分配為本的發展。同時,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回復了黨群一體化,而不是鄧小平以來的黨官一體化,或用張的另一種說法:是用群眾維穩模式取代軍警維穩模式。事實上,讀著張宏良的文字,你會看到不少離經叛道的地方,同時,又看到他們如何嘗試勉強接合官方理論,例如,他說不能「不折騰」,但又支持維穩,不過,要實現黨群一體化的維穩模式(是否就是批評者說的「民粹主義」?),而不是軍警維穩。他批評鄧小平的「發展就是硬道理」,卻又說關注民生的發展才是硬道理。

小結
張宏良等的小宗派,與黨中央官方理論格格不入,不強調承繼,卻處處企圖搶奪詮釋權(或國內流行用的「話語權」)。隨著薄的下台,以及「烏有之鄉」網站被關,小宗派相信會消聲匿跡一段日子,不過,張宏良、韓德強等個人似乎沒有被太大地打擊,張的博客被短暫關閉後仍在運作,雖然要刪去「薄熙來」這個名字。而一些伺服器可能在海外的如「西奴揭秘@進步社會網」(http://xinu.jinbushe.org/)仍然運作,薄去後,以更反體制的姿態狠批黨中央。

較溫和的官方左派環繞重慶模式的論述,似乎更不會就這樣消失,因為,楊帆似乎還活躍,雖然,他跟其他溫和派也犯了吹捧薄熙來的政治「錯誤」,但是,他們似乎很早便要與張的小宗派保持距離,去年下半年更開始嘗試「非宗派化」(所謂「非意識形態化」),結合其他較中立以至自由派人士。故此,小宗派的沒落,可以讀成對這些官方左派的打擊,也可以說成是對溫和官方左派的勝利。畢竟,「重慶模式」的民生政策,以至它打擊部份既得利益集團的舉動,獲得不少民眾支持,因此,「重慶模式」以更「非意識形態」(即非宗派)形象示人(前陣子溫鐵軍在香港嶺南大學介紹重慶經驗,也強調「非意識形態」,他跟人民大學的師生也出版了《重慶新事》一書),也許會有更大的意識形態作用,是更值得注意的現象。

參考資料

轉載:上書人大,制定《反漢奸法》勢在必行!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orldlook/1/436301.shtml

張宏良:團結起來,為復興社會主義而努力奮鬥﹣﹣在紀念毛主席誕辰118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12a6df01013isn.html

張宏良:重慶模式成敗與中國政治前景﹣﹣江南紅色大講堂講座大綱(張宏良雖稱為2011年春夏之交所寫,但觀乎內文,似乎是薄出事後寫的)
http://blog.cnfol.com/zhanghongliang/article/1331947402-57720494.html

楊帆:用非意識形態方法研究中國模式與重慶模式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pl/pl/article_2011123151282.html

蕭功秦:超越左右翼,重新審視重慶模式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dfzl/2012/0103/51354.html

陳子明:從包裝策略和憲政秩序生成的視角看重慶模式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dfzl/2012/0104/51396.html

張木生:關於重慶模式的幾句大實話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dfzl/2012/0110/51744.html

我在2011年是如何批判极左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fdc430102dys4.html

“烏有之鄉”分崩
http://time-weekly.com/story/2012-03-29/123092.html

烏有之鄉要為四人幫平反被查處(亞洲週刊)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g&Path=385874171/11ag4.cfm

杨帆主持的第二次重庆模式讨论会:继续发言讨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fdc430102dwje.html

杨帆:乌有之乡从中左走向极左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dlpl/szpl/2012/0406/article_57018.html

乌有之乡从中左走向极左
http://www.legalweekly.cn/content.jsp?id=171628&lm=%25E6%2596%2587%25E5%258C%2596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