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打誤撞

昨晚看了Krzysztof Kieslowski 的《盲打誤撞》(Blind Chance)(國內譯《機遇之歌》)。

1987年的作品,Kieslowski在那個東歐即將變天的前夕在想甚麼?據說,許多歐洲人在1989年前,並沒有預見有這種鉅變;Sebastian Haffner於1988年寫《從俾斯麥到希特勒》時,說看不到東西德統一的可能,結果,翌年便老貓燒鬚。

Kieslowski也有點悲觀,電影主角在車站月台嘗試三個可能:趕上火車到了華沙、在車站被警察逮捕、在車站遇上一名女子跟她結婚。似乎也沒有甚麼好結果,有點宿命與虛無。更有趣的是,同一個人,有可能成為共產黨員,亦有可能成為異見份子,也有可能乖乖地回去當個醫生,似乎沒有甚麼理由,一切都是巧合。

我偶爾也有同感。

優酷有得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