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無法迴避文化差異的國度

悉尼,似乎是一個永遠無法迴避文化差異的國家,這一星期看到的澳洲原住民影象,可能是我一輩子看過的總和的幾十倍。

澳洲各移民群體有自己的媒體,甚至是電視頻道,連我幾乎完全不認識的蘇丹移民,也有一個二十四小時廣播的社區電台頻道,還有許多我第一次聽過的非洲國家移民的文化生產,例如來自Sierra Leona的文化工作者Edison,拍了一部關於他祖國內戰慘況的紀錄片。至於那些像中國人那樣大及比較有錢的族群的文化資源,更不用說了。

這些計劃,當然有賴於NGO,文化,似乎是NGO的重要領域,它們投放的資源之多,令我懷疑是否與物質生活的改善、社會平等公義的追求,是否不成比例,例如,澳洲原住民影象技巧的豐富,比我們的無線電視台作品要精妙得多,但是,為甚麼影象中的澳洲原住民社區又是如此貧困,與五光十色的悉尼或附近的中產社區差這麼遠?這些文化實踐與他們的社會狀況有甚麼關係?還是沒有關係?

ICE(Information Cultural Exchange)是其中一個從事社區文化的NGO,位於西悉尼,一個有一百四十萬人的大區,由AMWU(Australian Manufacturing Workers’ Union)提供地方及支持,真的不可思議。工會的媒體幹事阿Tim說,不是所有工會也如此,不過,澳洲工會的力量及多元程度,實在神奇,事實上,工會還支持過不少文化運動。

悉尼以至澳洲其他地方的歷史建築比目皆是,亦與工會有關,七十年代建築工人工會支持保育人士,甚至罷工拒拆某些舊建築。當然,歷史建築成為資本把舊社區縉紳化,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令我覺得疑惑的是,工會相對強大(近年已大大轉弱),但NGO的階級意識卻不強,也許因為與政府的多元文化政策有關,要拿資助,便要學會「文化」語言,許多問題都變了族裔問題,族裔問題又變了文化再現的問題。

今天ICE有人介紹他們的Agent of Change計劃,教阿拉伯裔青少年人拍短片,由他們把自己的故事寫成劇本,自己拍出來,再在各種電影節(澳洲有許多許多的地方性電影節)及電視頻道播放。我不禁想,這個計劃是要培訓阿拉伯裔的電影工作者?還是不過想讓阿拉伯裔青年自我表達一下?這又與阿拉伯人在澳洲所遇到的社會及文化壓迫,有甚麼關係?這似乎都不是ICE一下回答得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