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商品還是認同?

IMG_2762
三年前,我竟然寫了這樣的一篇文章,好像與三年後的保衛天星運動遙遙相對,當年,我叫北京政府學懂香港這個遊戲,但今天,我自己也在被困在這個遊戲裡,面對沒有鄉土/土地的香港,對付視土地為商品而不是認同基礎的香港政府,「本土」就是如此困難。

葉蔭聰/港人身分認同 不把祖國視作理所當然
2004年3月 20日 星期六

前陣子看台灣選情,連戰及宋楚瑜兩位大男人跪在地上親吻台灣土地,表示愛台灣,明知是政治姿態,仍有台灣人受落,不管是哪一邊的支持者,「鄉土意識」都萬試萬靈。

跟學生談起,他們都笑不攏嘴,香港年輕人感到「鄉土」份外「難頂」,奉勸董建華(相關新聞 – 網站)及以後的特首,千萬不要到金紫荊廣場親吻土地。這又讓我想起不少80年代以來本地的文化研究學者的觀察﹕香港的歷史意識奇特,與由「鄉土」所帶出的國族意識,是截然不同的。

「鄉土意識」常與民族主義結合,其中一個發源地便是德國,民族(Volk)被想像成發源於自然成長的族群,擁有最原初的文化(Kultur),而國家政權便自視代表及體現這套文化的唯一權威,其統治的土地往往被視為民族象徵。

但香港人很少機會懷鄉念土,鄉愁無從說起,反而自80年代以來,香港人面臨九七,惶恐不安,自我意識裏充斥對商品的懷戀,如李碧華的《胭脂扣》可說是開先河,帶出一連串懷舊商品、普及文化與商業策略,如30年代穿旗袍的妓女及塘西風月,或後來對「阿飛年代」的執迷,身分認同是個脫離官方操控的文化戰場。

科技大學的陳麗芬教授曾半開玩笑說,國族主義者視為神聖的土地,對香港來說,不過是商品,大量填海,土地變得可以無中生有。這令我想到另一個問題﹕中國的土地呢﹖香港能懷戀的機會也不多,80年代初的一丁點鄉土感覺,不是也被開放改革以來的商品銅臭所淹沒嗎﹖拍《黃土地》的陳凱歌與張藝謀,已遠離鄉土,大賣東方異色了﹔在香港商人眼中,中國土地可能變成等待填平開發的商品而矣。

港人不慣親吻土地,無「鄉」可懷,既無獨立的興趣,也無擁抱祖國的衝動,但並不表示香港人沒有歷史意識﹔只是,談到身分認同,不管認同香港或中國,都不能把「鄉土」或「祖國」視作理所當然。

要別人愛國,首先要自問,是否有膽量去學習香港的文化戰場規則,而不是要別人學習基本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