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走了我們的選擇?

陳坤耀校長

遲來的報導。上星期四,嶺南大學學生與校長陳坤耀對話,名為「誰偷走了我們的選擇?」,為了甚麼?除了「令大學頭痛的中文」外,還有甚麼呢?

糊糊塗塗的政策

嶺南高層規定,明年開始,除了特別申請之外,所有課程需要用英語教授,不管課堂裡的學生是誰。表面上,這個政策是為了令外地交換生有更多課程可以修讀,實際的效果是令本地學生更多機會用英語學習。過去的彈性便沒有了,本來授課導師在合理情況下,包括沒有不懂廣東話的學生及大部份同學同意,可以由英語轉成廣東話或其他語言授課。而這樣的政策改動,據說由於大學高層覺得「無關重要」,所以沒有諮詢任何學生與老師。

政策的即時效果是,許多中文系及翻譯系以外的課程,都需要用英語教授,包括某些學系的中文寫作科,這當然是荒謬的,這並不是真的要用英語教香港華人學生寫中文,而是要申請,對,在香港用母語教中文寫作,是要申請的。

坦白說,我不相信這個政策來自陳坤耀,我一直覺得他是個聰明人,尤其是他即將要卸任,犯不著趟這渾水。不過,大學高層如何糊糊塗塗,弄出來個古古怪怪的政策,他也要出來應付群眾,這可能是他在嶺南最後一次。

「媚英」、「媚美」?

許多人以為會劍拔弩張,但陳坤耀一開腔,便化去不少矛盾氣氛。他說,政策只是要令學生在選課時,清楚知道課程用甚麼語言教授,所以要用廣東話授課,需於每年三至四月,為下一個學年申請。他提出,如果同學覺得少了母語學習,他建議,可以在加退選期後,導師向校方申請,由英語轉成其他語言。

他重複申明,並無意要用英語教學來提升學生的英語能力,大學國際化的意思,其實是要引入多一點外地學生,而不是用英語授課,不過,英語是「國際語言」,所以才會產生許多誤解。他補充,大學絕對不是「媚英」、「媚美」。

台下有學生說,大學沒有平等對待不同語言教學的機會;但有交換生亦說,曾試過有學生在課堂裡不管交換生聽不懂,還是堅持用廣東話發言及報告,而老師也沒有阻止,我自己也見過,有來自廣東省以外的交換生聽得懂廣東話,但不敢說,不管是廣東話還是普通話。至於本地同學用英語討論面對困難,的確也是事實,有時一位外地學生,令課程要以廣東話上課,又會造成許多本地學生抱怨。

管理主義

似乎,不管對本地生還是外地生,校園裡的溝通交流,在語言上出現很大的問題,也許背後有更多文化上的問題。但更大的問題是,學校的新政策是否能改善這些問題,還是惡化?

但大學高層,包括陳校長,似乎傾向以更多規矩,更中央性的監督,來解決這些問題。陳校長說得很輕鬆,不管是教務會,還是學術質量保證委員會(AQAC),都會對這些問題很寬容,很容易通過學系的申請。不過,事實是否如此,我實在不敢講。

若跳到價值及原則層次上討論,我們還可以問:過去導師的自主及彈性空間是太多還是太少?對改善問題有沒有幫助?課室的自主自決,是否合理的要求?

我越來越發現,涉及的問題也許不單在於殖民主義作崇,而是大學高層解決問題的慣性,總是想管多一點,多一些程序,多一些監督。這種層級式思維,這種管理主義,可能才是令校園的溝通問題無法得到解決。

照片:阿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