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與欲望

memory.jpg

天星過後,我一直在想記憶的意義。

「野蠻人想起昨日與野獸搏鬥,不是為了要用科學的方法去研究動物的性質,也不是為了要籌劃明天更好地作戰,而是為了要再引動昨日的興奮來排遣今日的寂寥。但記憶雖有戰鬥的興奮,而無戰鬥的危險和憂懼。… …在當時,注意為實際的情勢和不安的緊張所牽制,到後來,各種情形才排成一段故事,融為一個有意義的整體。在實際經驗時,人只是一殺那一殺那地生存著,所竭力應付的即於其剎那中所發生的事件。但當他在思想裡檢閱既往的一切殺那時,一場戲劇便井井有條地形現出來。」(杜威2004[1920]《哲學的改造》北京:商務,頁2)

杜威(John Dewey)說,記憶與欲望及情緒有關,卻又不是一剎那,而是經過思想檢閱,有戲劇性,蘊含想像及暗示,他認為,這是哲學的基本素質。

集體記憶,固然有人想操控及支配,不過,若真要相信這可能是人的權利及渴求,那麼,要爭取的歷史文化遺產,其實是欲望的中介,戲劇的舞台,讓我們馳騁於想像及暗示之中,而非沉迷於一剎那的存在。

Photo: JanetF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