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黨政府包容了甚麼?

到底包容甚麼?就是要包容英國政府的外交政策。就以Ruth Kelly(英國教育技能部長)今天在《觀察家報》的文章為例(那是工黨右翼高層人物的兩種意見之一,另一種是Henry Jackson Society的Denis MacShane),是她二月向英國穆斯林論壇發表演說的扼要。她的文章確認了許多習見,包括如何處理極端主義,支持主流英國穆斯林,因為他們分享我們的價值等等。

我 真想看到有人重新認真考究她在BBC上的修辭,它蘊含了一種國家集體意志,一種民俗/民族的神話統一體,但它其實建基在一些沒有比廣告口號更實質的內容 上。對美國來說,這並不新鮮,我們也利用「國家民族」來為共識營造親近,對偏差行為視為異見邪說,它不過是避開了「種族」神話,因為,「種族主義」修辭已 是過時了。然而,你或者會想,有人以「包容」散播這種理想主義的廢話,他們需要作出進一步的解釋,這種普遍及全國性的精神狀態,其實正把許多實實在在的國 民排除在外。

讓我來解釋:Ruth Kelly說「支持像布列福伊斯蘭議會及穆斯林英國論壇這樣的組織,讓英國政府感到驕傲,它們行動起來鼓吹包容。」緊接著這段說話,是一連串對許多頗為主 流的伊斯蘭組織的攻擊,特別像英國穆斯林議會,它其實在政治上並不好戰或激進,但它也不是膽小害怕的。這個被Ruth Kelly弄錯名字的英國穆斯林論壇是誰?它是Sufi Muslim Council的發明及衍生,當中的人與政治亦差不多,誰是SMC?噢!是新保守主義,美國右翼組織的分支,像赫遜研究所、尼克遜中心、當前危險委員會、美國企業研究所等等,他們反對各種形式的伊斯蘭政治力量,支持烏茲別克的獨裁政府及美國政府。

像Bandar Bush(指沙地皇子,他與布殊友好,所以有此綽號)這樣的「伊斯蘭教徒」,他有一位代言人Haras Rafiq(按:一位英國伊斯蘭電視頻道的負責人),在美國人為他穿上設計衣服前,他的支持者與Hamid Karzi(阿富汗總統)差不多,Haras Rafiq當然是工黨的支持者,他的特長是重複政府對恐怖主義的解釋,把恐怖主義解作「魔鬼意識形態」。

當 《鏡報》報導政府禁止面紗,這位之前無人認識的英國穆斯林論壇行政總裁便在文章中重複支持政府,當Martin Bright 在第四台暴露英國穆斯林議會的邪惡,除了Haras Rafiq,誰還會幫他?這與John Ware在BBC的所作所為如出一轍,當政府要在機場取得乘客的種族資料時,誰又站在政府的一邊?他們常常確認政府做得對,他們又常說穆斯林的受害者感覺全無根據。

那 些鼓吹「包容」及代表「大多數」的人,他們對英國的外交政策並無意見,他們支持政府大部份的國內政策,而且,他們認為,穆斯林教徒花了太多時間,作出政治 及自憐的控訴,這個「大多數」不單排斥大部份英國穆斯林,而且排斥不同背景的英國人。Kelly的「包容論」只是比Torquemada(西班牙異端裁判 所第一任總裁判官)稍為包容一點,這大概跟她屬於一個支持佛朗哥及皮諾切特的西班牙天主教教派有關,或者,也跟她屬於一個英國有權勢的派別有關,這個派別 支持軍事主義、資本主義及暴政,以至她無視現實的程度亦與日俱增。

譯自:Lenin’s Tomb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