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算是直接行動

我從來不敢誇大直接行動的效用,也不敢神聖化它,自己其實也沒有甚麼經驗,也反對以直接行動取代社會分析,外國有人視自己為純粹的直接行動者,我也不以為然。

不過,有時亦不妨視它為有效工具。

去年十二月,我們一群關心天星碼頭的朋友,經過一夜追捕孫明揚不果,第二天早上收到風,中午十二時他於政府總部見記者,我們懷著憤怒,混在記者中,大膽質問孫明揚,多年前古物古蹟諮詢委員會的意見,政府的態度如何?規劃師等的另類方案原地保留鐘樓,政府是否有回應?

以上問題把記者會弄得氣氛緊張,令我驚訝,一般傳媒記者出奇地乖,根本不懂問問題,問也問得客客氣氣,不像我們這群人咄咄迫人。

問完問題後,我們還大喊口號,臭罵孫公,記者有點驚訝,保安也很緊張,但不知如何應對。孫公與議員開完會後,記者要求我們回應,我們竟然可以佔用官員的咪座,大發議論,獲取最多的傳媒曝光。

當然,這不是勝利,爭取保留天星沒有成功,可是,這種進攻官方發言位置,以後不同的團體其實可策劃,當然,搞得太多,政府總部的保安還是會多多提防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