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平庸


寫論文很悶,總有欲望看閒書。

冷眼看大學高層,如何回應同學質疑新語文政策,想起Hannah Arendt對「平庸」的討論。

1960年,Adolf Eichmann被以色列特工在阿根廷綁架,並送回耶路撒冷審訊。這傢伙在二戰時策劃多個屠殺猶太人的計劃,人人都視他為大魔頭。

1961年,Arendt前往耶路撒冷聽審,她發現,Eichmann看起來,不像是個窮凶極惡的大魔頭,他不過是一個小官員,他自稱自己是個守法盡忠的官員,他說,他只聽從希特拉「命令」。他還真懂得開玩笑,他看過康德的《實踐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ractical Reason),希特拉的「命令」就如康德說的「定然律令」(Categorical Imperatives)。

這當然是嚴重歪曲了康德的哲學,Arendt指出,康德的原意是,每一個人都是一位立法者(legislator),要執行的「定然律令」,自己該十分清楚及認同其意義的,不會及不應盲目遵守任何法律(136-137)。

Eichmann本著「做好呢份工」精神,執行「命令」,他鄙視那些貪污官員,他們為了勒索金錢而放過猶太人,Eichmann絕不這樣做。

行政主導,兼致力閹割立法者的香港政治,當然會製造許多「我會做好呢份工」的平庸官員。而我們的大學高層,亦只會不斷簡單重複,而不會解釋及詮釋那個「國際化=英語」的無上律令,因為不管讀過多少書,拿了多少個學位,也還是「平庸」(banality)。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邪惡的平庸

  1. 沒有讀過Hannah Arendt的Eichmann in Jerusalem,但記得Agamben曾經討論過banality of evil,提到猶太集中營中有一批介乎”二五仔”的人。Agamben提到猶太集中營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像希特拉個那樣大魔頭,而是像那些”二五仔”般的邪惡,此之謂banality of evil。放回大學的處境,其實「平庸」(banality)不單存在於大學高層,也多多少少存在於不同的涉事者當中,同學、老師、家長……我覺得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