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晗與北京城


吳晗的《海瑞罷官》被批,是文革的開端之一,我以前對這位當年的北京市副市長了解不深,只覺得他是受害者,後來,讀了《最後的貴族》,才知道他在反右運動中,是批判儲安平的大旗手(頁70)。

能當副市長,大概也無法脫離黨的路線,今天翻開《城記》,也讀到一段有關吳晗的往事。1953年,北京城開始要拆多個古老牌樓,此前已拆了長安左門與右門(於今天的長安大街上),梁思成等在保存長安左右門上已輸了一仗,所以,特別希望保存牌樓,當時負責應付他的,就是吳晗。

吳晗說:「您是老保守,將來北京城到處建起高樓大廈,您這些牌坊、宮門在高樓包圍下豈不都成了雞籠、鳥舍,有甚麼文物鑒賞價值可言!」(頁173)

梁思成與陳占祥的確明白這個問題,所以很早便提出方案,保存舊城,把發展移到別處,即所謂「梁陳方案」。今天看來,吳晗不幸言中,北京的確高樓大廈滿佈。

梁思成被「社會主義改造」,北京城市也被「社會主義改造」。不過,不要以為梁思成真是老保守,他可是推崇蘇聯城市規劃及建設的,否則,他又怎會認為自己跟共產黨是同路人。

聽說,五十年代的北京城拆建,梁思成不知哭了多少遍,毛澤東很妙,他說:「北京拆牌樓,城門打洞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

這的確是「政治問題」,拆牌樓與城牆,的確是政治問題,連當年擁護官方改造北京城的工程的吳晗,後來在文革時也成為 「政治問題」。

歷史保育,城市拆建,當然是政治問題,古今中港亦如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