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兼不合格的影評,由三峽好人想起

論文關係,讀了一堆當代中國知識份子的論述,甚麼現代性呀,批判呀,有點亂。

幾個星期前,才看了《三峽好人》,我突然發現,賈樟柯用影象及故事,把甚麼現代性說得明白清楚得多,當中最令我震撼的是三明的故事。

三明,一個從山西來到三峽區的農民工,挖煤的,他要找十六年前分開的妻子及女兒,但這個妻子卻原來是當年由奉節被拐賣到山西的,十六年前就是由公安「救」回去,不知何故,十六年後,三明又想找回他的妻女。

崔衛平批評賈樟柯男性中心,合理化了拐賣婦女對女性的壓迫,也沒有女性的聲音。

就男性中心一點,她大概是對的,不過,是否「合理化」則似乎頗為爭議,因為涉及你如何解讀,賈樟柯留了許多「曖昧」之處。

這種 「曖昧」與其說是故事的「曖昧」,不如說是一種對立於我們「清晰」的現代意識的「曖昧」。拐賣婦女與買賣婚姻,在我們中國現代意識裡,是「封建落後」的象徵,引為國恥,是五四以來要批判及改造的東西,偏偏賈樟柯這家伙,便要把這「封建落後」放回最最當代的中國場景中,賈導似乎沒有答案,甚至繼續製造問題,三明要取回妻子,又要經過一輪買賣,他要回山西煤礦幹一年活,幫三明妻子及其哥還了三萬元的債,才能「團聚」。

經過十六年, 「封建落後」還是「封建落後」嗎?這讓我想起田野裡到處看到的「封建落後」,我,這樣的一個知識份子,一時間也不懂怎樣判別,我沒有崔衛平的決斷。

跟電影中沈紅的故事對比,那便更清楚了。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遲來兼不合格的影評,由三峽好人想起

  1. 我覺得,跟八十年代人們把「現代」與「封建」對立起來不同,《三峽好人》恰好在這個時空把兩者並置起來。在三明的故事中,他的妻子所面對的吊詭是,所謂壓迫在多重比對之下,變得相對﹕相對當下的壓迫,當年的拐賣主三明,現在倒像是一條出路。這讓我想起不少打工妹,是為了逃離的壓逼,而離鄉打工,投入跨國資本主義的剥削網絡。所以我覺得老賈要批判的,正是這一種沒有選擇的吊詭狀況。

  2. 「現代」與「封建」的對立,並不始於八十年代,是五四以來的想法.

    我不知道賈的電影算不算是批判,不過,的確是一種與別不同的認識.

  3. 當然,「現代」與「封建」的對立自五四以來便有,八十年代中國向五四招魂,其中一項給召喚出來的便是「現代」與「封建」的二元對立,以對應後文革的政治氛圍。

    我也同意賈對中國現實的態度是「曖昧」的,或許這一種「曖昧」也算是一種批判吧。

    另外,沈紅的部分,你又怎麼看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