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磨心志的囚牢

有人說,大學,是呼吸自由空氣的地方,身處其中,大概只是虛妄與諷刺。

信報社論問,為何陸鴻基於2004年受到教統局壓力時,不即時公開反抗,要待至正副校長行將退任,才對李國章作如此嚴重的指控?

行外人這個問題,合情合理;但在大學裡打滾過的,大概不難理解。

香港的八所大學可謂仰人鼻息,政府是最大財主,不過,還好一點,中間隔了一個大學撥款委員會(UGC),但教院則更直接面對教統局,操生殺大權,在這種結構下,莫禮時與陸鴻基皆要重視與政府高官的基本關係,先內部談判商議,不到最後關頭,不輕言決裂。

現在這個時刻,大概就是最後關頭,奮力一搏。

香港高教界黑幕重重,行頭窄,到處遇上熟人,在某大學鬧翻了,要到另一家同時政府資助的大學謀生,談何容易?加上以前的高薪厚祿(現在新入職的當然大不如前),誰要過小資產階級的生活,最好少過問校內校外政治!我有幾位年輕時的學生組織朋友,現在連聯署大是大非的聲明也要左思右想。

學院中人大部份慣於窩裡鬥,陰謀家當道,不少人委曲求全,虛與委蛇,不容易走出來,面向社會,捍衛思想及學術自由。

學院這個象牙塔,看似安樂窩,亦是消磨心志的囚牢。

多年前,鍾庭耀事件罕有地暴露了冰山一角,去年浸大杜耀明等的抗爭,令人敬佩,今年的教院事件,矛頭更指向李局長了。

不過,香港亦是時候要改變了。

照片來源:Phillip the Filipino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