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一個有待基進化的專業

102-0259_IMG昨天,聽到許多人批評記者,有杜耀明老師的政治經濟學,有Lisa從WTO事件中分析,有Jackie從社會運動組織角度大吐苦水… …

我們也知道報館及新聞機構裡的記者限制重重, 昨天記者不在場,若然,又會互吐苦水一通,不過,這是於事無補。

記者自稱專業,不過,在蘋果日報,在狗仔隊,在大字標題,在設計圖片,在設計對白,在編採的淫威下,已沒有專業自信,有記者說,他覺得總像八呎房要放一張十呎的床。

新聞記者的組織,走專業路線,勞工抗爭隊伍我總看不到他們,政治鬥爭更見不到,因為所謂專業就是中立;你可以跟我拗專業是否該政治中立,是否不該走上街頭,但有一點不能不承認,專業身份在香港並沒有為新聞工作打開更廣闊的天空。

所以,我想,記者這個群體需要基進化,需要政治化,需要進入階級政治,今天越來越多記者的階級地位下降,入職薪金不增反減,大部份人晉升無望;杜耀明說,能忍下去,拿到兩萬元的記者,老闆大概會叫他們轉工辭工;記者採訪與寫稿也越來越沒有自主性,其實他們與大部份基層勞工有甚麼分別?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記者:一個有待基進化的專業

  1. 我是一名新聞從業員,認同你的觀點,但作為一個傳媒機構的最前線,能夠做到的,真的很有限。

    我工作的報館,有數百名職員,但在前線採訪的新聞工作者,不足一百人,更多的是人事部、會計部、廣告部、發行部、市務部等等部門的職員,他們都坐享了辦公室最佳的位置,每個房間都望到海景。

    不知怎說,無數次因為新聞觀點、報道手法跟上司對抗、爭吵,最終沒有結果,慢慢變得妥協,懂得在不會跟上司意見有出入的範圍內,盡量做自己認為正確的採訪、報道。

    之後,獲得上司賞識,升職了。做了別人的上司,不想成為逼迫下屬、扭曲事實的上司,大部分時間做到了,但發現,很多時候,決定內容的根本不是編採部門,反而是市務部、廣告部,甚至更高層的行政人員。

    看到社會對記者的批評,很痛心。認同這個行業有很多需改進的地方,但作為當中的一員,卻無力改變。

    在香港,記者從來都不是一個專業,最多都只是一個半專業。

    不過,在批評的同時,我不能抹煞同業們作出過的努力,我認識的一群行家當中,有不少真的有為社會多做一點的熱誠,就是那份熱誠,他們放棄了很多。

    怎樣也好,我跟一眾同業們會努力做好自己的本份。

  2. Pingback: 金玉 « Dislocation 一地兩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