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學術翻譯欠嚴謹

一直對華文學術著作翻譯很不滿,當然,馬恩全集是例外,翻譯得相當認真,因為是官方的;剛開放改革時,大量翻譯書出現,也是我的啟蒙讀物,翻譯得很粗糙, 沒辦法,出版社沒有錢,幾十年的外國理論國內學者讀得少,現在,中國大陸書籍市場這麼大,這麼蓬勃,國人對外國學術界接觸頗深,怎麼還可以這麼粗疏。

2000年編的《文化研究讀本》,收錄的文章很不錯,書的前言算也很好,文化研究的背景脈絡談得算清楚,值得一讀,可是,不論全書的翻譯還是編輯,卻頗為馬虎,令人氣結。

就以其中一篇名為<廣告的雙重言說和意識形態:教師手記>為例,文章很好,適合用作大學本科生的教材,想找原文看,但由於全書的作者外文名字及學術名詞的英文也沒有註明,文章出處也沒有,所以只能猜,作者叫理查德.奧曼,應該不算名學者,找了半天也找不到。

最後,憑「雙重言說」(doublespeak)終於找到了,是收錄在American Media & Mass Culture,作者叫”Richard Ohmann”,文章標題是”Doublespeak and Ideology in Ads: A Kit for Teachers”,1976年的作品,我之所以這麼困難,全因被譯本的一個註。

譯本的文章標題上有一星號,第一頁底有一個註釋:「參閱馬爾庫塞的《單向度的人》,或者羅納德.格羅斯的短文《廣告的語言》(本文收錄於由尼爾.波斯坦曼、查爾斯.溫加特納與特倫斯.P.莫蘭主編的《美國的語言》)。」

簡直莫名其妙, 《單向度的人》一書我看過,不會收錄這篇文章,至於《廣告的語言》我則不知道了,而《美國的語言》是甚麼書?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結果,我翻看原文,才知道錯在哪裡。

這個註不在文章標題,而在文中”Kinds of Ads, and How They Sell Ideas (Not Just Products)”一節中(p. 109),所以,根本不是文章出處,怎麼在翻譯時放在首頁?大概是因為譯者把內文譯好後,發現文末還有一個註釋,順道也譯出來,可是,卻又懶得在文中找出 註釋位置,所以便隨意標在文章標題。

國內的學術翻譯及出版,態度實在有欠嚴謹,有待改進。

Ohmann, Richard. “Doublespeak & Ideology in Ads: a kit for teachers,” in D. Lazere (ed) American Media & Mass Culture. U. of California Pr. 1987, pp.106-11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