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奴南洋行.綠色和平滑鐵盧?

今天,《信報》林行止專欄說,曾蔭權到新加坡取錯經,他說,新加坡對香港最有啟示的,不是培養政治人才,應是管理外匯儲備,林先生認真計算,查找資 料,發 現新加坡政府的外匯儲備投資公司,年回報率是9.5%,香港呢?由九七年至今,回報率是3.65%,閣下如果有十萬八萬元,存銀行定期,也有差不多回報率 了,不用年薪幾百萬請任總,以及一眾基金經理,更加不用千多億的外匯身家。

這個資料又再一次令我懷疑,財經界精英的能力與收入是否相稱?還是像同事許寶強愛說的一句:「不相關」?

就 「南洋取經」一事,固然是曾蔭權的花招,但卻吐露了當奴曾的一些權力慾望,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長期獨大,力量遍佈新加坡各階層,長期執政,控制議會絕大多 數議席,反對派被打壓得幾乎沒有搞頭,媒體言論一致;馬來西亞朋友說,新加坡不少異議者只有出國,連不算自由的鄰國馬來西亞,也成為新加坡異議者的樂土。

新加坡是當奴曾的夢想,人民行動黨是他的羡慕對象?

鑑於當奴曾打算委任副局長及助理局長,擴大他的統治陣營人數,我有一建議,如果下次當奴曾再去南洋,不妨順道去馬來西亞;馬來西亞政府的執政聯盟由巫統領導,聯合十多個政黨,內閣成員超過一百人,馬來西亞朋友戲稱,這是全世界最多成員的內閣!這麼龐大的統治陣營,當然可以收編反對力量。

當奴曾的政治任命是否走向這條道路?我唔知,大家不妨留意兼提防;話分兩頭,新加坡及馬來西亞與香港有一點很不同:對不起,我們的特首不能政黨化。

*********

講完政府,又講下「非政府」,「非政府組織」(NGO)一詞,香港與國內開始流行,樹大招風,當然有讚有彈;最近綠色和平在國內被批評誇大「毒菜」及「轉基因」問題,相關企業與政府公佈的資料,反擊綠色和平,綠色和平中人說,算是滑鐵盧;例如,有位人兄叫唐昊,他在《南方都市報》上狠批綠色和平:「其在環保事業中的激進傳統、花錢如流水的作風以及成本與效果比,都是我一向質疑的」,至於方舟子等人,更多次大罵綠色和平「反科學」,類似言論近日舖天蓋地,有支持綠色和平的人指,這是企業與政府勾結下的輿論攻勢;其實,有擔當的非政府組織,本來就是要提出惹起爭議的議題及立場,輿論戰是少不免的,我倒是很期待綠色和平的回應。

這邊廂有人說綠色和平太激,那邊廂又有人說它不夠激。

今晚的「熄燈行動」,明顯是針對電力公司,今天《信報》「財經DNA」的陳焱說,綠色和平只針對電力公司,是避重就輕,因為最大的污染源頭,是珠江三角洲的商人及政府,他認為,綠色和平一向以「激」著稱,但卻不敢觸犯龍顏,「完全沒有承擔」,與嘩眾取寵的政客無異。

原 諒我不在這裡對綠色和平作判斷……,我只想說,NGO不再是好人做好事咁簡單,有爭議本屬平常,只是有太多NGO可能因為不想嚇怕捐款者,所以喜 歡尋求最大公約數,或者扮成(亦可能變成)慈善團體,當然,捐款者及支持者心態也要改變,不再只為發點善心,而是要對相關問題介入委身,甚至要認同某種立 場姿態,抗拒某些利益集團。

這確實對NGO的荷包與姿態有很大衝擊,也是對捐款者及支持者的挑戰。

照片來源:The Cydonian

照片來源:Eris2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