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一個知識迷宮

按:寫了這篇文章很久,今天才記得放上來

我已不記得第一次到曙光書店是甚麼時候,應該是90年左右,真正第一次買書,可能要92年左右,畢業後進研究院的時候,因為口袋裡開始有點錢買一二 百元一本的書,買的也不多;據老闆馬國明說,那正是他的店高峰期(86-96),現在才知道,是他口中的一百多位支持他的書店的大學生,他說,店走下坡, 就是因為在約九七年後,因為種種原因,這些客慢慢消失了,同類的客亦沒有再增加。

坦白說,馬老闆那時並不和藹,後來曾跟我一道去買書的好朋友還跟他鬧得很不愉快,的確,馬先生對熟客要熱情太多,記憶中,我從來沒有到達像已故丘世文先生等熟客的地步,至少我不敢稱他為「馬仔」,論輩份這種稱謂也不妥,不過書買多了,也會聊兩句。

跟馬老闆的距離,給我們很強的一份神秘感,有時你翻看某本書,你會想,這位同樣是知識份子的老闆對這書有甚麼意見,很好?很爛?值得買嗎?大膽一點的人,真的會問他意見,他當然不可每一本書也看過,不過,通常他也會搭上兩句。

曙光的告別聚會(24/6)上,馬生向一些MCS學生介紹我,說是他口中當年的一百多位大學生,說來慚愧,我的確在97年,漸漸不再到曙光買書,部 份原因 是畢業了,另一個原因是在網上買書,後來自己還辦過網上書店,算是跟馬老闆搶生意,當然,規模比曙光更小得多,從來沒有成為一盤真正的生意,曙光的走下坡 應該跟我們沒有關係吧!至少,我們這家網上書店要比曙光早倒閉。

儘管如此,我們對曙光還是有許多想像及幻想,大家早就擔心馬先生這家書店的生意的確下滑,這些曙光的顧客私底下常說:如果是我是馬國明的話,我會在 書店搞 甚麼活動,如何推廣,怎樣裝修一下,如何跟顧打交道等等,不少人這些讀書人真的有點羡慕馬先生,特別是他表面上看起來的閒情,小小書店,他就是指揮若定, 大概在紛亂不清的回歸前後,大家想找點寧靜,想起來,曙光算是香港最清靜的書店了。

講的人多,但在我認識朋友之中,沒有多少人真的實踐起來,書店這門生意,雖不至於是死路,也是艱難,特別是馬國明賣的英文學術書籍,個性十足的選材,更不容易了,他的堅持,在告別聚會上盡情表現出來。

聚會當天,不知哪裡來的一位年青人問馬老闆:會不會這裡的書太深了,人家看不懂便不買了,馬老闆有點不屑,敷衍了幾句,旁邊一位聲如洪鐘的人兄忍不 住插 嘴,我買Isaiah Berlin的時候,根本完全看不懂,但當你由不懂到看懂了,哪怕是一點點,你會覺得很爽,馬國明補充一句,看懂的你還看來幹嘛?

這當然是曙光的性格,也可能是這書店的魅力,看著兩旁由地面到天花板的書架上的書,你感受到的知識,不是不知道的「資料」,或甚麼複雜的「技術」, 知識與 知識之間不是政府宣傳的增值,或搭升降機,一個又一個複雜的大腦,奇怪的意念,意想不到的概念及理論推衍,像迷宮,就是因為不清不楚不明不懂,才令人願意 花錢買回家,坦白說,十年前在曙光買的書,不少現在還沒有看過或看懂,唯一的分別,只是由曙光的書架跑到我家的書架,繼續散發神秘感。

在大力提倡「知識型社會」的年代,我們有太多明明白白的知識,連知識系統及路徑也如資歷架構般清晰,但我們卻失去了一個又一個知識迷宮。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失去一個知識迷宮

  1. Pingback: 天使樂園 » [文摘]聰頭﹕失去一個知識迷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