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份子與文書工作

從來沒有很認真地看Chomsky的文章,最近為了備課,翻開Chomsky最近一本訪問集--Imperial Ambitions,令我有點驚訝及佩服這位老人家。

Chomsky說話平白(應該是經過修飾的訪問),不像某些學者滿口理論,但亦不像本地某些文化評論賣弄民粹術語,基本上,一位認真的讀者能看懂他 的訪問稿,也能學點東西,因為他會告訴你許多歷史及時事資料,非常豐富,他說,知識份子大部份時間應該做文書工作(clerical work)。

例如,他很詳細地討論,美國政府一邊說要懲罰庇護恐怖份子的國家,但它自己不單在海外助長恐怖份子,還在國內庇護,他提到的故事很有趣:美國政府一直資助一些人向古巴政府或相關人士發動恐怖襲擊,這些襲擊有時發生在古巴,有時發生在美國,其中一位人兄叫Orlando Bosch,他曾被指控於1976炸燬一架古巴客機,死了七十多人,但他也經常在美國襲擊跟古巴政府有關的人,搞得FBI及司法部亦界定他為「恐怖份子」,想抓他及逮解他出境,但是,老布殊當總統時卻把他特赦了,原來是現任佛羅里達州州長Jeb Bush,即他的兒子,以及現任總統布殊的弟弟,向他老爸求情,結果,Bosch可以在邁阿密歎世界。

類似充滿黑色幽默的反美故事,Chomsky娓娓道來,說個不停;他說,自己有一個習慣,喜歡閱讀及整理一些政府公開的歷史檔案,以及細讀報章,故此,幾乎任何美國事及人,他都有一番故事跟你分享。

幾十年的反美國政府及反戰的毅力,其實要由許多文書工作支持,公共知識份子,不是得把口,值得學習。
還有一些Chomsky引起的想法,再跟大家分享。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知識份子與文書工作

  1. 大陸最近出了一大套Chomsky的書,非常好看。就如你所說,平易而有現實感,他大概就是rorty所講的政治左派。

    最近做論文之餘讀的書([ 筑就我们的国家]與[ 非理性的魅惑-向法西斯靠攏.從尼采到後現代主義]),都在駡文化左派與後現代,十分痛快([ 非理性的魅惑]其中一章對derrida的批判,可謂深得我心); 但吊詭的是,我的論文的分析方法,取經福柯。

  2. Chomsky這種文書工作,可能是香港知識份子最缺乏的,就以香港政治文化史為例,能找到的書非常少,非常片斷,亦沒有人會努力地講或編寫.
    學生要了解美國,我會叫他看Chomsky,但了解香港,可以找誰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