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力量的交鋒

哈維在這本書中,強調新自由主義既有矛盾差異,亦有統一,因為新自由主義在各國的表現皆非一致,為了討論方便,他總結了四個共同點。

1. 金融自由化

2. 資本的自由流動

3.  華爾街-IMF-美國財政部的綜合體

4. 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及貨幣主義(monetarist)經濟學的主導地位 

這四個元素在每個地方皆有不同的組合與表現,亦有程度及形式的差別,而不同地區及國家,外在與內在因素之間的互動,才是了解新自由主義化的關鍵,因為,即使華爾街-IMF-美國財政部的金融力量很強,但是,如果沒有本地的因素的影響,也不足以推動新自由主義議程。

例 如,韓國在金融危機後,曾一度接受IMF的建議,但後來停止大部份新自由主義議程,因為國內的民主力量及階級力量皆阻止,故此,最近該國的WTO及FTA 談判,似乎不應只看到美國的壓力,也應看到韓國的政治變化,當執政政府能政治上壓得住反對力量,財閥又看到海外市場的利益,所以便要犠牲工人及農民了。

歐洲的瑞典亦是一例,新自由主義議程推動有限,仍然維持一個福利國家,但是,瑞典的新自由主義支持者繞過國內政治,努力讓瑞典加入歐共,以推動下一輪的新自由主義議程,哈維稱它為被嵌入的新自由主義(embedded neoliberalis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