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碰碰搞出新自由主義

記憶中,有人批評哈維是經濟還原論者(economic reductionist),也許是這個原因,哈維在這本新書中,並不完全把新自由主義放在宏觀資本主義結構中去考察,反而,他說了以下這番話:

「事後看來,自由主義的答案(甚麼條件才能讓強勁的資本積累恢復過來?)好像既無可避免,又最明顯不過,但我想說句公道話,在那時(七十年代),沒有人會真正知道或清楚明白,甚麼的答案才行得通,以及如何做,資本主義世界墮進新自由主義化,成為一個有力的答案,其實是繞了不少圈子,以及混亂的實驗,然後匯聚成為一個新的正統,變成九十年代為人所知的『華盛頓共識』。」(13)

所以,哈維似乎很接近博蘭尼對市場經濟及社會的分析,他認為,新自由主義化其實既是烏托邦式的籌劃,又是一個政治計謀,重建資本積累的條件,以及讓經濟精英重新掌權(19)。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才明白,為何哈維會說,智利的九一一事件;事實上,他的分析頗為偏重政治及顧問組織,包括英美政府資助的政策研究中心,以及商界所搞的游說機構及基金會,它們如何利用經濟危機會改造國家政策,把接近理念的政客推上台,甚至可以迫使原來意識形態不同的政黨(例如美國的民主黨以及英國的工黨)支持新自由主義政策;此外,也需要從軍事武力上(通常針對第三世界國家)、政治上(針對工會)及意識形態上(針對大學及媒體)打擊反對者,才能締造新自由主義世界。

Harvey, David. 2005. 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P.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