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令人有點納悶

因為崔老頭提醒,所以翻開Callinicos的《反資本主義宣言》一讀,其實沒有多少新的東西,不過也挺佩服他老人家,把近年歐美的反抗運動逐一品評,重申他的左翼立場以及聯盟呼籲.

倒是我發現了一點,文化研究中人整天談全球化,但Callinicos的書目裡,文研大師幾近缺席。

大 概身在英國搞政治學的Callinicos對文研不關心,文研的英國發源地Birmingham的中心也不保了,沒有甚麼看頭,不過,我猜,這原因還是其 次,隨著不少文化研究中人越來越進入制度,特別是澳洲幫把文研搞得有聲有色,成為人文學科的主流,文化研究還會跟新舊左翼如此接近麼?某位文研大師還勸大 家少談點批判,多談點政策,Simon During在他的新書Cultural Studie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中,非常不客氣,乾脆稱澳洲文研為conformist,你叫他們作反,好難。

當然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不過,最 近跟同事一起修改論文,投往澳洲期刊,事情之瑣碎,看到學術界的討論之無力,的確有些令人納悶,以至某位澳洲文研大教授說,政治?不過是art of possibility,說來有點像古龍武俠小說中的高手,反資本主義的人頓變得好像太沉重了一點,我不妨補充During的說法,cheerful conformist,conform得黎幾快樂。

幸好,去年的反世貿,我們的文化研究系學生還不至缺席,值得驕傲,文研這個地盤當然不能拋棄,不過,要不納悶,倒要花費不少籌謀。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文化研究,令人有點納悶

  1. 文化研究何止妥協,簡直就是「尖尾」,缺乏介入現實政治的能力,richard rorty的《築就我們的國家》狠批文化研究,值得參考,引以為鑿呀——還有中譯tim。

  2. 這也是為什麼有一次我問馬國明﹕”文化研究一定是左的嗎?”,另一次問戴錦華﹕”有沒有右派的文化研究?”,馬國明的答覆是﹕”冇可能”,戴錦華說我明知故問,我覺得戴比較世故。

    文化研究進入制度,可以也是當下香港的情況,起碼我覺得各路人馬都有這樣的意欲。當然,把文研帶到制度以外還有許多空間,但學院限制重重,但學院中人也精力有限,如何播種開花,真的不易。

  3. 文化研究納悶要否,進入制度,各有高見,不贅言。只是我認為文研並不該有限制,可是到處到要限制,我們進入制度,同樣也希望闖出制度。矛盾。

    另,聰頭,電影節開始了,我已經看過了三套電影,寫了一點感想在blogger裡。好耐都無update,得閒幫襯下。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