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道德、價值

終於寫blog寫出禍,始料不及… …

我是個不善寫私人感覺的人,寫點評論還可以,但香港(或許全世界都如此)的blog界特別偏愛個人特色,私人恩怨與八卦,正所謂爛blog冇人睇,睇開就搞出禍。

人越老越覺得朋友重要,但是偏偏不斷得罪人,唉… …

儘管可能無人睇,還是要寫一點硬梆梆的東西,聊為筆記,各方君子請原諒。

—–

最近看Antonio Negri與Michael Hardt的Multitude,非常過癮,他們兩位的取徑跟許多討論全球化的論者很不一樣,雖然仍是頗為美國或歐洲中心,但是他們卻從國際法思考,再連結起政治經濟學,令我想到許多平日沒有想過的東西。

他 們倆在書中討論到戰爭與暴力,他們說,自民族國家興起後,國家是合法暴力的機構,而在國際法上,它們都有平等權利開戰;但是,自二次大戰後,出現了以人 權及人道理由反對及規限戰爭,從此,國家的暴力是否合法合理,並不是一清二楚,甚至連法理程序都無法清楚支持,反而要糾纏在各種道德爭議中,近年出現的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亦是這樣的產物。

他們說,國家要施行暴力,特別是開戰,越來越需要道德價值上的支持,例如美國發動的第一次伊拉克戰爭,勉強可以說成是協助恢復科威特主權,但第二次伊拉克戰爭,則完全以邪惡軸心(加上據稱她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為口號,反恐之戰也帶著濃厚的聖戰味道。

第二次伊拉克戰爭不是首次以道德價值之名的戰爭,之前克林頓在科索沃的人道之戰如此;而且,當暴力不再由國家理性及國際法清晰規管,非國家的組織為甚麼不可以發動戰爭?阿蓋達的恐怖襲擊的不是也由道德與價值所合理化?

也許,暴力在道德價值的混亂爭議中,變得更普遍,更讓人無法作上帝式的最終判斷。

這讓我想到,港人對韓農的街頭暴力的適度接受,以及對香港警察的暴力裝備及形象並不視作為理所當然,暴力、道德、價值之間混戰,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徵。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暴力、道德、價值

  1. 聰頭。
    我做了網頁八年了,但亦逃不開跟你一樣的命運。我明白現今要談「自己」,談「私隱」並不是如此容易,網絡的發達連帶著虛偽的滋生。許多時候,我嘗試用隱晦艱澀的文字去表達一下自己的感情,卻被人家挑得稀巴爛,把我每一顆文字背後的感情赤裸裸地以他們的詮譯翻讀過來。i am so tired.但寫網頁最弔詭的卻是一種公開與隱瞞之間所存在的一丁點快感。人類總是矛盾。pathetic…

  2. 一樣的命運似乎在不同的人的身上重複。我一方面看見不同朋友以blog重拾身心,另一方面在介乎公與私之間的網絡世界如履薄冰。我嘗試過用隱晦艱澀的文字去表達一下自己的感情,但有時到頭來網絡世界卻成為了一個奇怪的空間,不是因為你表達了什麼而得罪了人,而別人的情感/結在你的文字中自動無放大,結果像我們這些路人甲乙丙,奇怪的成了代罪羔羊。有時我想,到底是自己的文字有沒有那麼大可之以得罪人呢?還是,別人的情感/結是那麼強大,草木皆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