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落的「本」

我越來越保守,也越來越激進。

保守,我越來越相信我們需要堅持一些東西,本立而道生,面對及關心自己(本土),面對及關心別人(世界);激進,我越來越無法忍受「無本」與「忘本」,我越來越熾熱感到,要發展與創造那個本。

中產階級朋友整天跟女兒說英語,幾乎要糾正自己的香港口音,迪士尼的英語CD當然不可少,還沾沾自喜,向人介紹經驗,然後是哪一間英語名校幼稚園較好,如 果他是別人那便算了,中產階級朋友卻與我曾在殖民地的香港裡讀過馬克思毛澤東,示過威抗過議遊過行,回歸了,我們嫌自己不夠殖民,要在家裡扮英國人再殖一 次民。

當年自命新/後學運的朋友,以前無政府主義,黑衫兼黑褲,A(narchism)字行頭,打倒官僚打倒建制打倒校長,今天卻做NGO做到要在人民大會堂門 口跟幹部大商賈握手,遊行隊伍不見他的跡影許久了,算了,那不過是一份工,那不過是一種妥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接受兼同情,別人罵他我曾維護;但我們 無法忍受,他還要勸戒新入行學生,忘記過去,努力現在與將來的組織建制,外面的事情你最好唔好理,這個NGO的事業值得你忘記這個世界,忘記香港社會,當 然,也應忘記你年輕時亂七八糟的抗爭。當年痛心疾首香港社運不夠激進,今天是他把一個原來有少許進步性的團體改造成一間進軍中國的跨國企業。

然後有人告訴我:三十幾歲人,七一遊行行下未算囉,好心你唔好搞到要被警察抬你走,我看電視新聞時,幾乎不信係你,傻佬。我無言以對,我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入青山。

看見星島日報幾位高層,出身自八十年代的中大學生報學生會,看見董事局裡有董建平與梁振英,你會發現香港社會的構成。所以,看到還有幾位留在工會及基層組織的朋友,我深深敬佩,自愧不如,即使政治路線立場不同,我還是慶幸社會還是有一丁點變動。

學生運動社會抗爭做了便算,長大後不帶走這些雲彩,一切「本」來的都要煙消雲散,很不幸,這就是我們大部份這一代人的經歷,努力忘記自己從那兒來,無本,也是這個香港社會的本質。

反世貿,讓我感到來自各地「本」的力量,反世貿後,令我想到自己那個破落的「本」;當朋友要跟女兒說西人英語,我正在想,他朝有幸有個可愛女兒,如何教她欣賞粵曲。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破落的「本」

  1. 越來越保守,也越來越激進。

    講得好!講得好!講得好!

    我真的相信,反世貿後,很多破落了的「本」正在復蘇,它的影響力才剛剛開始。

  2. 人在年輕時總是理想行頭, 夢想第一, 因為還年輕, 還可以失去。到了年長之後, 氣焰就給生活磨蝕了, 有太多的考量, 太著重安定, 往日的所謂夢與想都及不上一碗白飯來得實在, 夢都死了, 只剩下物慾人生。

    很多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年輕時不被了解, 對社會充滿憤慨; 年長後卻蒙上雙眼, 封閉五官, 做著年輕時代所不齒的事, 甚或打壓與以前的自己一樣的年輕人。這是可歎的事實, 也是這片土地可悲的地方。

  3. 願人人都可以是某種原始電腦遊戲的主角:給老虎咬死了、被丟下山谷了、被炸彈炸死後——死法當然還有太多——,從天而降,閃閃下,又再打過。

    麻木的面對挫敗,然後依然故我——給對手最猛烈的迎頭痛擊。

  4. 有時我都害怕,生活會磨平一切的熱血。你那教女兒講西語的友人,未必是忘本,或許是已經被磨平了。這樣一來,忽然覺得好失落呢。只是我覺得,大氣候都是跟西人學英語而唔係聽小良講花旦小生的時候….更是失落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