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精確地、技術地活着

IMG_5224

人是可以精確地、技術地活着,但人也需要有不顧一切、表現真性情的一面。(安替 2006)

有 一段時間沒有寫Blog了,也許發生了太多的事,除了忙得不亦樂乎之外,也因為發生的事太突然,雖然不算是鉅變,但也一時間無用言語說清楚;如果有一 天,我真的能把用一種新的語言來捕捉到的話,定必成為巨著,就好像Hannah Arendt在納粹興起之後,寫下《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樣,當然,我自問沒有她這份能耐與學問。

這幾個星期發生的事,只讓我再次感受到集體與行動的重要;偶然,在網上看到安替這段說話,覺得正好說明我現在的心境,系裡有幾位同學都無法準時交功課,也許正是無法「精確地及技術地活著」。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articl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5 License.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無法精確地、技術地活着

  1. 聰頭老師,
    這幾個星期真的發生了太多事,亦太突然。
    忽然,想告訴你,蘇聯大導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在作品《伊凡的童年》中有一句:在生命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是突然的。

    正中下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