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落難記

欣宜事件,對文化研究來說,肯定是一個挑戰,研究迷戀偶像或電視劇電影的「迷」(fan)的作品,可說是汗牛充棟,但該如何研究一群憎恨欣宜的香港同胞?讓我們稍作思考… …

女性主義者可能會認為,這是一次憎恨女性(misogyny)及性別主義(sexism)的案例,為甚麼欣宜不能扮演公主?為甚麼公主不能有慾望?不能吻吳卓羲王子?但是,任何引人注意的文化事件,通常都有多重意義。

我們不妨想一下,童話故事中的公主是怎樣的女性形象,佔主導地位的意義是甚麼?就以白雪公主為例,她是天真純潔無邪,不識人間險惡,沒有野心,不會報復的小女孩,等待王子的吻及拯救,當然,有人可能覺得她很「鈍」,但主流的解讀是:她很「純」,一個在男性幻想及凝視下的object。

香港人沒看過多少女性主義讀物,但不少人應該看過《公主復仇記》,世界本來沒有王子,也沒有公主,但是,公主已死,公主長存。

正因為「公主」在不少人心中長存,才有人會對扮演公主的欣宜口誅筆伐兼投訴,他們對「公主」的要求比迪士尼還要高,盡顯文化政治的爭議本色;這些人的意見俯拾皆是,可研究的對象有很多,這些「另類fans」具有John Fiske所說很強的文本生產性(textual productivity),不妨看一下網友改編的”他約我去迪士尼” – 欣宜版:

收了幾吋腰圍/眼淚兩頭標/太胖會被人笑/甜夢是廿三吋/努力節食中/卻沒有成績/ 吃藥也是無法/離絕望並不遠

欣宜被描述成一位非常desparate的女孩,整天想著要減肥,雖然欣宜已減了八十磅,但在男性凝視下,她永遠不合資格,正所謂「減肥無涯,瘦身是岸」;但是,這還不是她最終的死穴,且看這首歌後半部如何:

天天我為「桌希」/餐餐食樹皮/ 金曲今晚夜齊做對手戲/ 有亞「匪姐」/升職要識/導演多顧忌/不需色相我亦有機 … …媽/她說我是最好/ 「講姐」封了后仍未及我不需要妒忌/ 青春的我有身材/無聊投訴極無天理

因為她有一位份量十足的母親,她的曝光率,被認為全因母親這個後台,她可以走後門,得到TVB的特別照顧,她可以很囂張,她違反了我們相信的「憑努力憑毅力而成功」的信條,她搏上位,吻王子,扮白雪公主,那不是努力,不是毅力,是機心,是狡猾,是投機,唔知醜,她不道德,「我們」很不安。

我不知道欣宜上位靠後台是否屬實,反正這已不重要了,因為欣宜這位公主已成為飛鏢靶,我們道德暗箭的目標死敵,她不屬於那個純潔的童話故事,她破壞我們的社會幻想,她不道德,反過來令她更顯得desparate,她扮演純情角色更顯偽善,以及網友說的「勢利」,更難頂,而她的身材更受人審視及評頭品足。

她像童話故事中的壞蛋,她要被「我們」懲罰。

有時,普及文化就是如此政治不正確,但保守反動之餘,卻又帶著社會及道德的批判,也許,這正是”fan”這詞的本意--fanatic,問你死未。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公主」落難記

  1. 仔細想想,欣兒無做錯野
    她只是一個很普通女孩子,希望變靚d
    個個女子都想架~
    醜晤係錯
    做公主更不是錯~
    只是錯在她母親是無線高層
    有侯d香港小姐都好醜樣啊~
    她做什麽都會被高度重視
    做公主—-被批評,好像是理所當然
    但她抽煙,根本是小事,
    但因爲她母親,卻要承受傳媒壓力~!

  2. “公主”之所以落難是因為她的形象所致。
    欣宜從小就被家人帶到彩色的電視機前面,我想無論是男或是女都並沒有把那時肥胖的她當成凝視的對象。就算她由痴肥的身型變成擁有健美體態的甜姐兒,我都不見得周圍的人特別喜歡她,大家只當她是一個開玩笑既對象。

    還記得有一次聽一位陌生人跟她的女兒說:「咁細就食咁多野,小心變到欣宜咁呀。」她當時的表情多麼誇張,現在想起都忍受不了。而且當天播映的時候恰巧在一間cafe,當時的顧客一邊看,一邊叫老闆關電視,一邊在叫作嘔。

    她只不過是十來歲的少女,為什麼要刻意令她難堪呢?縱使她不是你凝視的對象,都不應該將痛苦加諸於她身上。

    不是公主的形象神聖不可侵犯,只是大家覺得她扮公主令人吃不消。

    不是公主自己想落難,是大眾故意要她出醜和落難。

    唉,收手吧!!

  3. 唉…
    其實看看欣宜只有不知道是十九還是十八歲的年紀,要面對這些批評,我想不論那些人的矛頭究竟是匪姐還是欣宜,對那女孩來說都不甚公平的。其實我總很難明白,人為什麼就是可以到處拿著公義道德的尺子度這度那,還悠然自得地享受那批判的快感。

    記憶中,我也是有份看著那個欣宜成長的。在我看來,她的成長本身就只是匪姐個人的慾望延伸。匪姐一方面希望引退卻又希望培養女兒取代她的位置,免得她有日被遺忘。那時候的欣宜還不過十歲吧。那時我總覺得她的一個小臉蛋裡,只有一個鮮明的瓜子面輪廓,和在輪廓之外的,外加的,三個一定份量的「n下巴」。

    我總認為那種肥胖不是來自自然,而是她的母親刻意的,再看她自己的舉手投足都盡力地表現出「優雅」也就知道她是認真的培育來要靠表演來混飯吃的了。所以看了她這些年,我總會對她有一份歉意…雖是與我無關,但那感覺就是那麼有關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