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是衛生動物

人們問我是否香港人,我總是猶豫,生活在這個城市十五年了,我還是發現自己是很「不香港」的動物。

香港人不一定都很衛生,但卻愛講衛生清潔,我常笑說,香港人,特別是年輕的,都是衛生幫,就是那些穿了制服到處巡查的衛生幫,沙士之後更是如此,例子:

-我生於澳門,我問學生對澳門有甚麼感覺,一位妙齡少女問我,澳門是否不洗行人道,怎麼這麼骯髒?

-有學生在房中發現蟑螂,結果決定睡客廳,這只小強或大強,成為她近日揮之不去的話題,我忘了告訴她,我家貓兒每天帶一兩只蟑螂回家玩耍,每天由我來收屍,他還經常撲過來咬我與藹雲。

- 據說今年開WTO部長會議,會有一千名南韓農民來示威,不少人負擔不起酒店旅館,可能要在維園紥營,其實是不錯又發人深省的城市奇景,記者問維園球場的年 青 人意見,他第一個擔心的不是沒有球場踢波,而是,嘩,可能會造成衛生問題喎!唉!點解香港的年青人唔可以關心下南韓農民點解要黎示威?

無言以對,只覺吹脹…. …

所以,不知是因還是果,香港政府到了今天最關心的市政,還是清潔衛生,環保問題還是敬陪末座;比香港不衛生得多的台北,幾年前便已做垃圾分類回收,大量減少膠袋,我們還在十九世紀的衛生概念上打轉。

衛生本無罪,但不要成為看世界的最重要那副眼鏡,感受世界的唯一神經線。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香港人是衛生動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