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陰澳沒有迎接迪士尼﹖

影像015節錄:

… …「欣 澳」位處陰澳,不少郊遊人士應該不陌生。那兒靠海,有一排又一排浸在水裏的木頭,風景不錯,但是有了直通迪士尼的鐵路後,為何新站名不乾脆稱為 「陰澳」﹖只要看一下「欣澳」的英文名字──「Sunny Bay」,便可知道答案,因為「陰」字不符迪士尼的陽光氣息,結果,反其道而行,取了一個很「陽光」的名字。

這讓我想起殖民者、帝國主義者,總愛為人家改名字,哥倫布因為誤認美洲土著為印度人,所以他們被稱為「印第安」,這早已是笑話﹔香港作為前殖民地,不少地方的原名已改,由殖民者重新命名,例如官涌成為「佐敦」。

把 迪士尼扯上帝國主義,並不僅是筆者的胡思亂想,70年代有一本風行美洲的書,名為《如何閱讀唐老鴨﹕迪士尼漫畫中的帝國主義意識形態》,1971 年出版,兩位作者是智利人,分別是文學批評家多夫文(Ariel Dorfman)及社會學家馬迪拿(Armand Mattelart),他們批評迪士尼的漫畫教導小孩,用帝國主義眼光看世界(特別是第三世界)。… …

《明報》6月20日

閱讀全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